随着创业板公司股东频频进行质押融资和减持
分类:财经

  有些创业板公司股东在限售期内将持有的股份质押给银行或信托,到了解禁期即减持套现,信托、银行提供的股权质押融资成了这些公司股东解决锁定期资金需求的一条特殊通道。  随着创业板公司股东频频进行质押融资和减持,不少基金最后便选择用脚投票。

核心提示:国联水产近日发布2012年业绩,亏损2.2亿。这一坏消息把东莞信托为其成立的信托产品风险敞口迅速扩大。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国联水产的资金链情况,我们还得抽时间去湛江考察。我们平时项目比较多,还来不及一一去调研。” 国联水产近日发布2012年业绩,亏损2.2亿。这一坏消息把东莞信托为其成立的信托产品风险敞口迅速扩大。 上市以来,大股东反复向东莞信托质押股权融资,2年7次质押,融资超过2亿。其中控股股东国通水产所持股份质押比例长期超过96%,可追加质押的股权所剩无几。与此同时,国联水产股价跌跌不休,距离警戒线仅一步之遥。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东莞信托所获的资金,投向语焉不详,实际控制人李忠存在套现嫌疑。有信托分析师表示,东莞信托相关产品已处“危险”状态。 控股股东反复质押股权, 质押比例约100% 上市不到3个月,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就把手上的限售股质押给信托公司。 国联水产2010年月12月公告,控股股东国通水产将2000万股质押给东莞信托。这一次的质押,占国通水产持有国联水产股份总数的13.81%。从此李忠借道信托公司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愈演愈烈。 2011年4月,国联水产被国通水产质押给东莞信托的股数翻倍,占比达到27.62%。4个月后,国通水产将8800万限售股质押给陕西信托,它所持有的国联水产股权被质押比例迅速逼近90%。 2011年12月,第二大股东冠联国际开始登场。国联水产公告显示,大股东国通水产质押的股权比例升至99.81%,而冠联国际质押的股权比例也接近过半。 进入2012年,两大股东共同上演“质押解押再质押”的戏码。 去年4月份开始,国通水产解除部分质押股权,同日再次质押,质押比例保持在96%以上。截至今年1月份,质押比例高达99.49%。而冠联国际的质押股权在2012年4月全部解除后,于今年1月再次质押近半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国通水产和冠联国际持有国联水产的股权分别是45.26%和19.02%,而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分别持有国通水产40%的股权,和冠联国际51%的股权,是国联水产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无论国通水产还是冠联国际,利用国联水产质押融资的真正主角都是李忠。 据理财周报统计,上市两年多,国联水产共发布7次股东股权质押公告,并且都是限售股,而融资对象几乎都是东莞信托。 “李总不会直接跟东莞信托的人接触,都是我们证券部的人去办理。”国联水产董秘郭文亮对记者表示。“我们财务总监对东莞信托比较了解,现在是年报披露前期,不便透露更多。” 业绩亏损2.2亿, 股价逼近补仓警戒线 据公开资料显示,东莞信托为国联水产成立的产品主要是“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宏信-国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规模均是1亿。 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2012年12月25日成立,期限是18个月。 “国联水产的产品我们全部包销给锦安财富公司。”东莞信托国联水产项目相关负责人说。 “国联水产的项目我们没有主推,前两期公司亏损比较大,我们去问东莞信托,他们给了个解释。”记者从锦安财富获得一份东莞信托关于国联水产亏损的说明,里面提到盈利预测:“公司2010年上了一个罗非鱼项目,该项目到2012年三季度已微利7万多,预计2013年将整体扭亏为盈。” “国联水产的资金链情况,我们还得抽时间去湛江考察。我们平时项目比较多,还来不及一一去调研。”上述东莞信托人士对记者表示。 实际上,国联水产2月28日发布业绩快报,营业利润亏损2.2亿。“罗非鱼项目投产时间比我们预期的晚很多,去年销售价格较低,利润空间被压缩。”国联水产董秘郭文亮解释亏损原因。 业绩暴跌的同时,国联水产的股价也跌跌不休。 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推介书显示,信托计划存续期内,因质押股票的交易价格下跌等原因,导致按当日收市价计算的质押率大于60%(60%质押率对应的补仓价格为3.11元/股)的,回购方或其指定第三方将于T+5工作日内支付保证金或增加质押股票数量,支付保证金或增加质押股票数量应使质押率小于45%。(45%质押率对应的股票价格为4.15元/股)。 目前,国联水产的股价在5.2元/股附近徘徊,临近警戒线。 “控股股东质押股数已占其所持股数的99.49%。这将意味着,一旦跌破警戒线,质押人将面临无股票可补仓的境地。”用益信托分析师廖鹤凯表示。 大股东“套现”嫌疑 业内人士提醒,一旦遭遇股价下跌,股票质押占比过高的大股东,很可能会面临无法追加担保的困境。所以在高质押比例之下,更应该明确其资金的投向,以及大股东自身的现金流。 而投资者反映,东莞信托所成立的国联水产系列产品,资金具体投向并没写明。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显示,信托资金主要用于购买李忠持有的国通水产40%股权的股权收益权。预期收益率在8.5%-10.5%。 “项目的具体投向我们不太干涉,只关注对方的还款能力。”上述东莞信托人士告诉记者。 “一般而言,大股东质押股权不是为了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或是为了上市公司的发展,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透露。 为何股价持续下跌,大股东还如此频繁质押股权?“随着股价下滑,折扣越来越小,质押率被动上升,越早融资越不吃亏。”上述信托人士称。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7月,国联水产大股东的限售股迎来解禁。上述信托人士表示,“大股东在限售期内将持有的股份质押给银行或信托,到了解禁期即减持套现,信托股权质押融资,其实成了这些公司股东解决锁定期资金需求的一条隐秘通道。” 市场中早已不乏例子。如银江股份股东浙江蓝山投资,该公司曾将所持有的全部股份质押给中信信托。在解禁后,很快将所质押的股权解除冻结,并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套现。

国联水产近日发布2012年业绩,亏损2.2亿。这一坏消息把东莞信托为其成立的信托产品风险敞口迅速扩大。

  证券时报记者 杜志鑫

上市以来,大股东反复向东莞信托质押股权融资,2年7次质押,融资超过2亿。其中控股股东国通水产所持股份质押比例长期超过96%,可追加质押的股权所剩无几。与此同时,国联水产股价跌跌不休,距离警戒线仅一步之遥。

  先将股份质押以解决眼前资金需求,等解禁期一到立即减持套现,这已成时下不少上市公司股东惯用操作手法,对此,基金频频用脚投票表达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东莞信托所获的资金,投向语焉不详,实际控制人李忠存在套现嫌疑。有信托分析师表示,东莞信托相关产品已处“危险”状态。

  目前,不少创业板公司大股东三年解禁期已到,解禁潮汹涌而来,基金经理对此尤为警惕。深圳一家基金公司投资总监坦言:“从我们和部分创业板公司股东交流来看,这些公司股东在限售期先质押,解禁期一到大多会进行减持,这已然成了一种定式。”

控股股东反复质押股权,

  质押套现一条龙

上市不到3个月,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就把手上的限售股质押给信托公司。

  由于首发上市的公司股份有三年或一年的持股锁定期,但出于对资金的渴望,有些创业板公司股东于是在限售期内将持有的股份质押给银行或信托,到了解禁期即减持套现,信托、银行提供的股权质押融资成了这些公司股东解决锁定期资金需求的一条特殊通道。

国联水产2010年月12月公告,控股股东国通水产将2000万股质押给东莞信托。这一次的质押,占国通水产持有国联水产股份总数的13.81%。从此李忠借道信托公司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愈演愈烈。

  2010年1月25日,银江股份发布公告称,其三股东股东浙江蓝山投资有限公司曾将持有的全部股份500万股质押给中投信托。在2010年5月,银江股份又进行了10送10,蓝山投资的500万股变成了1000万股。随着限售期期满,2010年11月1日蓝山投资将原质押的1000万股中的500万股解除冻结,并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了其中的300万股。在2011年1月、2月,蓝山投资又继续减持300万股。

2011年4月,国联水产被国通水产质押给东莞信托的股数翻倍,占比达到27.62%。4个月后,国通水产将8800万限售股质押给陕西信托,它所持有的国联水产股权被质押比例迅速逼近90%。

  无独有偶,于2011年5月25日首发上市的银禧科技,在2011年10月10日公告称,其五股东东莞市联景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全部750万股分3次抵押给中信银行东莞分行。2012年5月25日,银禧科技五股东限售期届满,立马于2012年7月17日、7月18日分别减持185万股、190万股。2011年1月17日,南都电源公告称其第五大股东浙江华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内蒙古美方煤焦化有限公司提供融资租赁担保,将持有的1367万股质押给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到了2011年5月4日,浙江华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质押的350万股解除质押,2011年6月2日、6月3日,浙江华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减持100万股、150万股。

2011年12月,第二大股东冠联国际开始登场。国联水产公告显示,大股东国通水产质押的股权比例升至99.81%,而冠联国际质押的股权比例也接近过半。

  类似上述3家上市公司股东的做法并不鲜见,在解禁期来临之前,上市公司股东进行股权质押比较普遍。证券时报统计数据显示,从2010年1月到2012年11月2日,红日药业、沃森生物、天龙光电等105家创业板公司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甚至有些公司股东在近两年时间里累计质押次数超过了10次。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进入2012年,两大股东共同上演“质押解押再质押”的戏码。

  具体而言,从2010年6月11日至2012年8月27日,红日药业被其大股东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先后质押了20次,劲胜股份被其二股东广东银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质押15次,向日葵被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吴建龙质押了15次,合康变频被其大股东上海上丰集团有限公司和三股东广州市明珠星投资有限公司先后质押14次,振东制药被其大股东山西振东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1次。

去年4月份开始,国通水产解除部分质押股权,同日再次质押,质押比例保持在96%以上。截至今年1月份,质押比例高达99.49%。而冠联国际的质押股权在2012年4月全部解除后,于今年1月再次质押近半股权。

  限售股质押率最高30%

值得注意的是,国通水产和冠联国际持有国联水产的股权分别是45.26%和19.02%,而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分别持有国通水产40%的股权,和冠联国际51%的股权,是国联水产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无论国通水产还是冠联国际,利用国联水产质押融资的真正主角都是李忠。

  上市公司股东对质押融资有强烈需求,银行和信托公司当然顺势而为开展相关业务。从投资决策指标来说,二级市场投资者投资决策的主要依据是市盈率、市净率等指标,但是银行和信托给一些中小公司的估值更低,对于质地非常不错的创业板公司,给出的质押率也仅有三成。

据理财周报统计,上市两年多,国联水产共发布7次股东股权质押公告,并且都是限售股,而融资对象几乎都是东莞信托。

  深圳一家大型商业银行的投资银行部客户经理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现在股权质押融资业务开展火爆,不过银行对流动性要求非常高。一般情况下,如果公司质地好,参考市盈率、市净率指标,银行对处于流通期的股份最高可给60%的质押,但是对于中小板、创业板公司,银行普遍比较谨慎,原则上不做创业板公司的股权质押,但是如果创业板公司质地不错,银行可安排和信托公司合作进行质押融资。

“李总不会直接跟东莞信托的人接触,都是我们证券部的人去办理。”国联水产董秘郭文亮对记者表示。“我们财务总监对东莞信托比较了解,现在是年报披露前期,不便透露更多。”

  目前,中原信托、东莞信托、五矿信托、平安信托等信托公司开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较为活跃。公告显示,近期中小公司中先锋新材、莱美药业等公司股东在中原信托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2012年10月25日,先锋新材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卢先锋将其持有的1200万股质押给中原信托,占其持股总数的64.14%。2012年9月25日,莱美药业公告称,其二股东邱伟将其持有的800万股质押给中原信托。

据公开资料显示,东莞信托为国联水产成立的产品主要是“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宏信-国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规模均是1亿。

  据信托公司人士介绍,目前对处于限售期的中小板、创业板公司最高质押率为30%,而质地一般的公司要在3折基础上再打8折,即24%,也就是说,创业板公司股东持有股份市值为1亿元,进行股权质押融资,从银行或信托拿到的资金也就在3000万元左右。

宏信-国联水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2012年12月25日成立,期限是18个月。

  从已公开信息来看,对质地优良并处于限售期的创业板公司,信托公司确实只给30%的质押率。疫苗龙头企业沃森生物一直是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心水股,2011年8月,沃森生物二股东刘俊辉进行了股权质押融资,资料显示,刘俊辉将持有的360万股质押给五矿信托,刘俊辉获得了6000万元资金。以此计算,刘俊辉质押股份股价仅有16.67元,而当时沃森生物的股价在56元左右,因此,信托公司给刘俊辉持有的沃森生物的股份打了3折。

“国联水产的产品我们全部包销给锦安财富公司。”东莞信托国联水产项目相关负责人说。

本文由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发布于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  随着创业板公司股东频频进行质押融资和减持

上一篇:同比增长101.4%,同比增长81.18%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