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的官员去给京城官员送,古代官场拜年
分类:历史

明万历年(公元1573年~1620年)春节   
  明代官员过年送礼花样多—除夕前送礼要排队,中举的新人没钱送礼要去贷款,官员充当送礼中间人,不贪污则被认为是无能。
  
  作为一位活在明代的官员,想要在春节期间与上司勾兑感情,送礼是常例。但想要对方不动声色地接受这份心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送礼要排队   
  首先你得身体好——因为春节送礼,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万历年间,有位叫周晖的有心人,在《二续金陵琐事》一文中记录了这样的奇景:除夕前一天,他步行到南京内桥,只见中城兵马司衙门前聚集起一支庞大的队伍,人人皆捧食盒,细一打听,都是给兵马司的官员送礼的。
  
  旧都如此,北京更甚。
  
  从大年初一开始,街面上从朝官到普通百姓,摩肩接踵去各处拜年,一连好几天。其实明朝拜年已不用亲身往来,春节期间,官老爷府门前大多会贴出一个红纸袋,拜年的人只需要派人去投一张名帖即可。
  
  所以但凡执意要亲身往来的,不带点礼肯定不好意思打招呼。
  
  至于去哪买礼物,内行人可以考虑去“皇店”——也就是老板是有紫禁城背景的官商。
  
  明代规制,地方四品以上官员禁止经商。与此同时,皇帝及其亲信则可以做买卖,开设由宦官总管等驻扎并管理的“皇店”,经营四方货物,甚至垄断军费来源的盐铁等专营货物。正德皇帝一度还想过在京城开妓院。
  
  有了紫禁城的表率,明代中叶以后,地方臣子们也纷纷“下海”。嘉靖时,首辅徐阶就在老家华亭蓄养了许多织妇,做起了纺织生意。在明代,官当得越大,买卖往往也越大,京师里的王公贵戚同时也是京城里的“地王”。
  
  店大好欺客,“皇店”和官员的商铺里,强买强卖时有发生——那为什么还要花钱买罪受?说白了,作为庞大利润的产出基地,明代官员的商铺给贿赂提供了一个正当的渠道——去皇店买东西,说白了就是给背后的贵人送钱。
  
  不贪污被认为是无能   
  送什么,则又是一门大学问。
  
  脸皮薄的官员,会赠送刊刻文集——内中挖空,满是金银。送礼时,口叙寒暄,双手授受,这种雅贿主要流行在仕人之间。
  
  也有重口味的,送一些生活日用品,比如夜壶。这类看似不起眼的物件,实则经过了精心雕琢。就曾有人给一位江南御史进呈了一尊尿壶,上有双金刻丝花鸟人物,让御史非常受用。
  
  如此送礼背后的逻辑,研究明史的吴晗在1943年说得清楚,他曾引陈邦彦的话表示,嘉靖、隆庆两朝以前,社会尚指斥贪污为不道德,嘉靖、隆庆两朝以后,则社会舆论大变,认为不贪污为无能。
  
  甚至许多官员当起了送礼中间人。
  
  春节这一天,正是他们集体出动的好时辰,兵马司外提食盒的队伍里,你可以觅见他们的身影。在明朝律法中,专门有治介绍贿赂罪的“说事过钱”一目,与“官吏受财”同条,刑罚较轻,以至于明代中后期,“说事过钱”者愈行于世。
  
  说到底,送礼还须有闲钱。如果碰上政坛新鲜人,没钱又想“潜规则”,没关系,可以考虑这款为官员量身打造的贷款理财产品。
  
  真不是故作惊悚。对于寒门仕子而言,中举踏入政界意味着光宗耀祖,也意味着负债的开始。因为新科举人要拜见上官,有太多关系需要打点,就出现了专门向举人放贷的人。对于放贷人来说,这项业务投资回报稳定,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只要贷款的官员不阴沟里翻船,一般风险也可控制。
  
  送礼花样如此繁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不仅事关道德,更是当时政治的一部分。
  
  官员不靠工资,靠收礼   
  明朝官员,不论京官和地方官,俸禄都很微薄。万历皇帝某次因故罚去在京官员两个月的俸禄,高官们表示毫无压力,底层京官则家庭开支立刻拮据。换言之,想要生活优渥,基本都是靠送礼,以及被送礼过活。
  
  比如说,吏员收礼清单当中的重要一项,叫做“顶头银”。吏员考满准备升迁时,可举荐一人代替自己的原职,受举者相应地要以重金作酬。在家族制社会中,这样的举荐常在家族内发生,孝敬前辈的“顶头银”金额不菲,京城内肥缺,有时达到数百至千金,地方上衙门口的价格,也有几十两。基本都达到了被太祖皇帝砍头的额度。
  
  太祖皇帝可能是中国古代史上最痛恨送礼的统治者之一了。在一部他亲手修订的包含236条律例的法律集中,有超过150个条目涉及到惩治贪官污吏。具体的惩治方法则包括了各种酷刑,若收了60两以上银子,就要受到被砍下人头,并剥皮的刑罚,头颅还将悬于官府公座两旁。
  
  但终其一生,也没能治了明朝的贪腐。太祖皇帝当初曾因沈万三富可敌国而将其家产籍没,父亲死后,沈文度投奔了为永乐皇帝宠信的权臣纪纲,每逢过年,便将抄家剩下的黄金、龙角等值钱货物拿出来孝敬纪纲,由此成功晋身成为纪纲罗织财货的重要生意伙伴。
  
  最后,作为一名靠谱的春节送礼者,还需要在正月十六这天,做好安全保卫工作,防止各种明目张胆的小偷小摸活动。
  
  按照从金元时期遗留下来的风俗,这一天是“放偷”日,盗钱盗物甚至盗人都不禁止,在这样一个劫富济贫的喜庆日子里,社会再分配运动将轰轰烈烈地走一遭,一定要小心,不然送给高官的礼物,就白白送给小偷了。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

现代很多人认为“礼”尚往来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但谁又知道千年以前官场的黑暗,逢年过节官场处处流露着铜臭味。古人过春节和现在一样是从正月里从初一,一直到十五,全部都是过年。有的地方官员心血来潮的话会昭告军民整个正月都算过年,让大家开开心心玩上一个月。然而古代的官员们趁着这个时机,以拜年为借口去给上司送,地方的官员去给京城官员送,同僚互送,同年的、同乡的彼此相送。那些握有实权的官员,一到过年就赚得盆钵满钵。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大银票!在古代,普通百姓拜年,无非是七大姑八大姨的走亲访友;而官场则不然,拜年正是行贿送礼、跑官买官的最佳时机。老百姓,也就送些水果点心外加点赞;官场人士,则出手大方,古玩字画、珠宝玉器,或是直接送大银票。古代官场拜年,绝对是中国式贪腐的一大特色。

拿众所周知的清代第一大贪官和珅来说,凡是进京赴吏部应选的官员,都以拜见和珅为荣。例如山东历城县蔡某,去往和珅府上,先送给看门的人二千两银子,才可以“长跽”和府大门前,等和珅回府。并且这还不是在春节的时候,到春节想来给和珅送礼,孝敬看门人的红包如果少于二千两银子连跪在和府门前资格都没有。

古代每逢过年过节,京城的堵车里就到处弥漫着送礼的味道,这是有史书记载的。明兵部职方郎中陆容的《菽园杂记》中曾有记载:“京师元旦日,上自朝官,下至庶人,往来交错道路者连日,谓之拜年。然士庶人各拜其亲友,多出实心,朝官往来,则多泛爱不专。”文中元旦,即现在的春节,可见北京城内官员往来风气之盛。

所以那时候的很多官员大臣都如饿狼一样,收刮百姓的血汗钱。收受贿赂,明抢暗夺。根据夔龙《梦蕉亭杂记》书中记载,晚清有个姓丁的被任命为四川总督,他想到北京谒见皇上。于是他先到天津,拜见李鸿章,李鸿章跟他说:“到京谒见皇上,应酬大于以往数倍。知道你两袖清风,我已为你筹备了1万两银子”丁某赶到京城,刚好碰到某相国生日,就是这位相国等着赴京的地方官来送大礼。丁某的1万两银子竟然不够用,他又找到李鸿章借了1万两。平常的时候是这个样子,逢年过节,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明朝北京如此,南京也是那点事儿。明周晖的《金陵琐事》记载了一件万历年间南京送礼的景象:除夕前日,外出访客,至南京内桥,看到中城兵马司衙门前聚集了一支庞大的队伍,每人手捧食盒,经打听方知乃春节送礼。瞧瞧,兵马司其实就是一个小吏,搁现在就是一个苍蝇级的小官。苍蝇如此,何况老虎呢。

明朝周晖《二续金陵琐事》一书记载了万历年间南京过年送礼的壮观场面:除夕前一天,看到城中兵马司衙门前聚集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周晖外出访客,至南京内桥,每人手捧食盒,竟使道路堵塞。经打听,原来这些人都是来给中城兵马司送春节礼物的。中城兵马司门前都有这么多送礼的人,其他更大的衙门送礼的盛况可以想见。

再往前穿越,宋代、后汉也同样如此。宋吴处厚的《青箱杂记》中有云“士人多驰骛请托,而法官尤甚。”请托即拉关系走后门。《后汉书·梁冀传》则有“客到门不得通,皆请谢门者,门者累千金”的记载。看看,连看门的都要送厚礼。

历朝历代只要贪腐之风愈演愈烈,春节送礼盛行,那么这个朝代正在一步一步走向灭亡。春节送礼收礼,虽然是古代官场盛行千百年长盛不衰的“潜规则”。但绝不是治国安邦之道!

雍正四年,湖南巡抚布兰泰统计,自己上任半个月,来拜见的官员有18位,门礼共216两,平均每人12两。当时的1两银子,至少相当于现在2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每个官员孝敬门卫就要3000块钱。而大贪官和珅的门卫更厉害,没有2000两银子根本不让进门,也就是50万元人民币,堪称“史上最贵门卫”。

为了制止贪污腐败之风朝廷给各机关发了公告。

再说大吃大喝,舌尖上的腐败。清中期的艺兰主在《侧帽余谭》中记载:“京师于岁首,例行团拜,以联年谊,以敦乡情。每岁由值年书红订客,饮食宴会,作竟日欢。”还是那个陆容,还是《菽园杂记》的记载:“在京仕者,有每旦朝退却即结伴而往,至入更酣醉而还,三四日后,始暇拜其父母。”官场拜年,领导优先,陪吃陪喝陪醉,爹娘也要靠边站。

公告规定:从康熙58年元旦起,不贺岁,不祝寿,不拜客。有上门贺岁、祝寿、拜访者,概不接待,也不回访。亲友有事赴京,前来造访,概不接待,也不回访。

本文由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地方的官员去给京城官员送,古代官场拜年

上一篇:监督党和联共中央委员会的决议的执行,党的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